当前位置:河南零商贸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薛宝钗最终的归宿是谁?为何说是贾雨村?
红楼梦中薛宝钗最终的归宿是谁?为何说是贾雨村?
2022-11-20

薛宝钗是与林黛玉比肩的《红楼梦》女主角。还不知道的读者,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,接着往下看吧~

《红楼梦》之金陵十二钗众多女子的结局,大部分都是存疑的,即便是薛宝钗这样的主角,也没有逃脱这个困境。

关于薛宝钗的结局,历来说法众多,譬如《红楼梦》第5回“贾宝玉梦入太虚幻境”,于金陵十二钗正册中看到了“钗黛一体”的判词:可叹停机德,堪怜咏絮才。玉带林中挂,金簪雪里埋。

便有论者据此提出:林黛玉最终自缢身亡(玉带林中挂),薛宝钗最终在贾家败落后被宝玉抛弃,过着食不果腹,衣不蔽体的生活,最终在某一个寒冬腊月,死在了路上,被大雪掩埋(金簪雪里埋)。

另有读者赞同高鹗续写之后40回,认为薛宝钗怀上了贾宝玉的孩子,生下贾桂,正应了“兰桂齐芳”的预测。

但其中最不被读者接受的观点则是:贾家破败后,贾宝玉悬崖撒手,丢下了发妻薛宝钗,最终宝钗改嫁给了贾雨村。大部分读者不愿意承认这个观点,因为他们无法想象,被曹公誉为“山中高士晶莹雪”的宝姐姐,居然嫁给了为人卑鄙无耻,向上爬不择手段的贾雨村!

可心理上不愿意接受,不能成为否定这种可能性的理由。如有红学大家吴世昌先生,他也旗帜鲜明地提出了这个观点,认为薛宝钗的最终结局很有可能是嫁给了贾雨村,为何这般推论?

首先,最直接的证据就是《红楼梦》第一回,曹公以甄士隐、贾雨村二人作为开篇,两人小聚时,贾雨村的两句诗值得引起读者的注意:

雨村吟罢,因又思及平生抱负,苦未逢时,乃又搔首对天长叹,复高吟一联云:玉在椟中求善价,钗于奁内待时飞。【表过黛玉,则紧接上宝钗。前用二玉合传,今用二宝合传,自是书中正眼。】恰至士隐走来听见,笑道:“雨村兄,真抱负不浅也。”——第1回

“玉在椟中求善价,钗于奁内待时飞”,恰好折射了《红楼梦》的两位女主角:林黛玉、薛宝钗,此处的脂批也明确点明了这一点!

巧合的是,贾雨村姓贾名化,表字时飞,别号雨村,正应了折射薛宝钗的那句“钗于奁内待时飞”——薛宝钗最终要与贾雨村发生纠葛。

吴世昌先生对这个分析角度深以为然,并且进行了更加详尽的阐释:

《红楼梦》前半部分的诗、词、谜语、歌曲、偈文乃至所演戏文的名称都有暗示后半部书中故事的含义——即所谓伏线。这两句联语的意义,似乎也不仅表示贾雨村主观的报复而已......书中凡是提到他时,经常只称他的别号“雨村”,而再也不提他的本名“化”。至于他的表字(时飞),则以后再也不提了。这是很可注意的。可见“时飞”之字,作者只是为了要用在这一联语之中才造出来的。

当然,仅凭这一点就作出“薛宝钗最终改嫁贾雨村”的结论,未免太过武断,而细究《红楼梦》中脂砚斋的批语,第3回“金陵城起复贾雨村”亦有蛛丝马迹证明“宝钗、雨村关系不一般”。

第3回,贾雨村随同林黛玉到了贾府,拜见了贾政,在贾政的帮助后,先谋得复职空缺,其后又补了应天府的缺位,此处有段脂批很关键:

这贾政最喜读书人,礼贤下士,拯溺济危,大有祖风,况又系妹丈致意,因此优待雨村,更又不同。便竭力从中协助,题奏之日,轻轻谋了个复职候缺,不上两个月,金陵应天府缺出,便谋补了此缺,拜辞了贾政,择日到任去了。不在话下。【因宝钗故及之。一语过至下回。】

脂砚斋为何会在此处批上一句“因宝钗故及之”?贾雨村当官,跟薛宝钗有什么关系?

当然,有很多读者会用“薛蟠打死冯渊”的思路来解释这段批语,因为之后负责处置薛蟠之案的官员正是贾雨村,薛蟠乃是薛宝钗的亲哥哥,故而此处提及其妹宝钗。

但细细品来,这个解释很牵强,太过穿凿附会了。跟“冯渊命案”有直接关系的当事人有薛蟠、香菱、冯渊,脂砚斋此处批语若真的意指“命案”,那么也该批一句“因薛蟠故及之”、“因香菱故及之”、“因葫芦庙故及之”,如何会这般莫名其妙,非要强行拉扯上薛宝钗?

因此,此处的批语,很有可能与上述“钗于奁内待时飞”暗合,皆在埋伏贾雨村、薛宝钗最终的纠葛牵扯。

站在笔者个人角度,亦不愿宝姐与贾雨村之辈有任何关联,但单品吴世昌先生的分析,有理有据,非一般穿凿附会之论者,故而可以当作薛宝钗之结局的一个平行猜测,虽缺少实实在在的文本证据,但这种分析的严谨态度和不以主观好恶进行评判的理性,着实值得笔者与诸君学习。